Charlottesville: Race and Terror – VICE News Tonight on HBO



維吉尼亞大學 星期五晚上十點
維吉尼亞大學 你們無法取代我們! 你們無法取代我們! 你們無法取代我們! 猶太人無法取代我們! 猶太人無法取代我們! 猶太人無法取代我們! 猶太人無法取代我們! 猶太人無法取代我們! 鮮血與祖國! 鮮血與祖國! 鮮血與祖國! 鮮血與祖國! 鮮血與祖國! 鮮血與祖國!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誰的街道? 我們的街道! 不要納粹! 不要三K黨 不要法西斯美國! 不要納粹! 不要三K黨! 不要法西斯美國! 不要納粹! 不要三K黨 不要法西斯美國 白人的命也是命! 黑人的命也是命! 白人的命也是命! 我被噴胡椒噴霧 你被噴胡椒噴霧? 被誰噴? 共產主義者! 你們現在才來關心發生什麼事嗎? 來不及了,老兄 拜託你們明天準備好 你們根本沒幫到今天晚上在這裡的幾個人 拜託至少明天做好準備 星期五下午1點30分
麥金泰爾公園 克里斯多福‧坎特威爾
白人民族主義者
「右派團結」發言人 今天大家開了多久的車到這裡來? 開車12個小時 從邊境北邊開過來 喔,你從加拿大過來 如果我在加拿大做這種激進的議題 我可能會被逮捕,對吧? 在加拿大 傷害別人的感情基本上就是違法的 也許算不上是刑事犯罪 但是… 除非他們是白人男性 所以你是什麼時候開始 從事你所謂的「種族方面的東西」? 當特雷沃恩•馬丁(Trayvon Martin)事件發生的時候 還有麥可布朗(Michael Brown)事件 跟塔米爾·萊斯(Tamir Rice)事件
(均為黑人青少年遭槍殺) 這每一個案件都是某個黑人混蛋屁孩 表現的像是個野蠻人 然後自己惹上麻煩 不管我對其他的白人有什麼意見 他們基本上都不會傾向做出這種行為 所以當你在思考要怎麼建立一個社會的時候 你就應該要把這點納入考量 像是奧克拉荷馬市爆炸案?
(1995年發生,犯案者為白人) 對,所以關於白人的恐怖攻擊行為 你只有一件那麼久以前的事可以講 Elliot Rodger, Dylann Roof
(白人槍擊事件) 所以你已經說了三個白人罪犯的名字 而且我滿肯定 Elliot Rodger 不一定是個白人 但重點是 你記得白人炸彈客和槍擊者的名字 你能說出911事件中19個劫機犯的名字嗎? 可是你記得 Dylann Roof 的名字 你到現在都還記得 重點是白人也有從事暴力行為的能力 我沒有說有能力 我們當然有能力 我現在身上帶著一把手槍 我一天到晚上健身房 我想盡辦法要讓我自己變得更有能力從事暴力行為 我來到這裡表達我的意見 是希望 更有能力的人會站出來 做這件事 某個像川普一樣有能力 但是不會把女兒嫁給一個猶太人的人 所以就是一個種族歧視更嚴重的川普 比川普更加種族歧視 像我這樣熱衷種族歧視的人 是無忍受看到庫許納那個混蛋
(川普的猶太人女婿) 跟那樣漂亮的白人女孩在一起 好嗎? 你對於右派採用左派的政治語言和風格有什麼看法? 我們沒有對手的同袍情誼 也沒有像他們那樣的信任關係 他們的情誼和信任是透過參與社會運動所累積的 參與社會運動就是我們正在採用的策略之一 星期六上午10點30分
解放公園 我們在這裡 我們是Gay 我們操KKK 我們在這裡 我們是Gay 我們操KKK 操死娘砲 操死娘砲 我們剛才看到一些互相叫囂的場面 這裡有一些另類右派團體聚集 他們今天在這裡據稱是為了要抗議 拆除李將軍的雕像
(南北戰爭期間,南方邦聯統帥) 但其實他們是為了要顯示 自己不只是網路上的搞笑貼圖而已 他們是真實、強大的群體 有能力在實體空間動員聚集 這些另類右派非常有組織 他們人數眾多 他們有盾牌 有防護裝備,例如頭盔 我們有看到催淚瓦斯 滾回家,操你媽的混蛋 我應該倒在臉上? 對 剛才發生什麼事? 他們拿胡椒噴霧噴我 誰? 我不知道 共產主義者 這已經是兩天內的第二次了 他媽的兩天內的第二次了 老兄,他們怕你 你們勢力太大了 坎特威爾萬歲! 我可以要點水喝嗎? 謝謝 鎮暴警察已經在路上 警方已經要求我們解散 一些右派人士被推離現場 現在距離講者上台說話 還有半小時 右派人士正轉往麥金泰爾公園 他們在本週稍早的活動中 就曾被警方驅趕至麥金泰爾公園 我們在這裡遵守法律 我們的行為一切合法 嘗試表達意見 然後那些罪犯卻在那邊逍遙法外 那就是我們的社會最根本的問題 不管你對我的看法有什麼意見 這就是會讓你身陷危險的東西 因為這個城市 被猶太共產主義者和罪犯黑鬼統治 就是這樣 所以你們是真正的非暴力抗議者? 我根本沒在說我們是非暴力 我說的是我們被迫攻擊 我們沒有對任何人使用武力 我們才不是非暴力 如果有必要,我們會殺了這些人 大家上車! 我們這裡需要更多人嗎? VICE 新聞的記者在這裡 這是該死的媒體嗎? 對阿,該死的記者跟著上車了 把門打開 讓他下去 我們要把媒體踢下車 你何不告訴我你的想法? 你的工作是什麼? 羅伯特‧雷
新納粹主義者 我是一個專題作家 基本上就是他們活動中的地勤人員 所以你希望從中獲得什麼? 參與這些活動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首先,這代表我們在向這些 反白人的寄生蟲宣告 這是我們的國家 這個國家是由我們的先父建造 由我們支撐 而且未來仍將是屬於我們的國家 如你所見 我們正積極從網路上走出來 例如昨天晚上的火把遊行 就有數百人參加 人們意識到他們不再是個體 他們是更大群體的一部份 因為我們不停地宣傳我們的名字 在網路上動員 所以現在大家都走出來 於是就像今天 我們的人數大勝反白人 反美國人的下三濫 到時候我們會有足夠的力量 我們會永遠把他們從街上根除 白人國家中自甘墮落的東西會被消除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 實際上的現身讓民眾知道 我們開始在慢慢展現我們的能耐 你還沒看到我們真正厲害的地方 已經宣布緊急狀態 所以警察驅散了在解放公園的抗議活動 他們轉移到了這個公園 麥金泰爾公園 我們不知道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警方會不會讓他們繼續抗議 現在我們有人 在雕像那邊 帶著裝備 有人跟他們說不准車輛通行來接他們 或是不准任何人來接他們 如果你們不把我們的人弄出來 我就派至少兩百個人帶著槍過去接他們 謝謝 請他們打給我 他們有我的號碼 大衛‧杜克
前三K黨成員 我們有聯邦法院的允許 來舉行這場集會 以及我們有許可 可以攜帶任何我們想要的設備 我們有發言許可 他們甚至不讓我們在喇叭上接麥克風 因為他們不想讓我們發言 因為我們說的是事實 我們說的是美國的種族清洗 美國的生活方式被摧毀 在這個充滿狗屁的社會 沒有自由 這個國家沒有言論自由 這是美國現在真正的發展方向 我們必須改變這件事 待會見 我們一定會回來! 州長剛宣布了緊急狀態 所以現在所有集會都是違法的 馬修‧海姆巴赫
白人民族主義者 左派的人想擊敗我們 左派就是一群資本主義者 資產階級 想維持現狀的人 所以他們沒辦法用武器 或是派出武裝的左派激進分子 來擊敗我們 他們只能向政府求援 這就足以顯示 左派分子、企業和政府 都是跟猶太人站在同一邊 現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可以說明一下你們的組織策略嗎? 當然 基本上就是跟隨歐洲政黨「金色黎明」的例子
(希臘極右派組織) 以及其他抗爭運動 還有世界上民族主義的先鋒組織 能夠大範圍的協調 把我們的人集合起來 這是美國二十年來最大的民族主義者集會 非常令人興奮 他們今天得從全國各地召集左派人士 才能阻止我們 現在我們會繼續玩得開心 我們會繼續抗爭下去 星期六下午1點40分
解放公園附近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傷 但是有很多人躺在地上 接受醫護人員治療 有四個人在街上邊跑邊哭 站在這一邊的人也有很多人受傷 那個聲音真的很可怕 他們以時速80英里的速度 衝向我們 來他媽的撞我們! 現在有很多人躺在地上 我們跟市議會說過 我們不要這些人來這裡 他們還是讓這些人來 我們跟警方說 我們不要這些右派分子在場 警察還是放任他們來 我剛才不得不閃躲 我他媽的自己也差點被車撞 我看到好幾個人被那輛該死的車撞飛 我看到大家躺在地上 這是我的小鎮 我們不要這些狗娘養的來這裡 現在地上有屍體 然後他現在還想朝別人開槍 我的天哪 我們竟然被一輛車衝撞! 事發當時你就在現場? 對 我在路口的另外一邊 然後我看到人和一堆東西飛到空中 我看到那輛車在街上倒車 我就知道是肇事逃逸 我馬上跑過去 因為有人在喊醫護人員 有個男子躺在路邊 有個女子躺在那裡 幾乎沒有呼吸 他們不停地急救 她還是死了 我有幫她做CPR 所以 對 我們以最強烈的方式譴責 這種極度過份 充滿仇恨和偏見的暴力 各方面都有暴力 星期天下午5點30分
維吉尼亞大學 我們現在花一點時間來感受上帝的感覺 如果你會祈禱 那就做個禱告 如果不是 那就和大家共同的感受連結 我們一起悼念 喪失生命的人 我的曾祖父 曾經告訴我一個故事 跟我今天的體驗一模一樣 當我看著今天發生的事 我竟然可以體會我曾祖父的經驗 這不可怕 而是令人震驚 我們的總統竟然在電視上 公開表示各方面都有錯 卻沒有提到那位喪生的女性 而這些人的行為顯然是受到他有意的、刻意的煽動 這相當令人震驚 但我並不感到意外 我們需要每一個人參與 每一項支持平等和團結的活動 我們需要每一個人參與 才能確保形成一股抵抗的力量 你今天看到的混亂 其實已經醞釀了好一陣子 我不認為這是跟拆除雕像有關 我認為這是對錯分明的問題 有這麼多人支持錯的事情 但是卻沒有人站出來 直到已經太遲了 你有看到總統的發言嗎? 他說兩邊都不應該有暴力行為 我覺得他在胡說八道 他還在競選的時候 他還沒選上的時候 就說過 如果是四十年前 他們做這些事 早就會被擔架抬出去 他許可了這樣的活動 這就是白人優越主義的臉孔 身為非裔美國人,這就是我們每天要面對的 而這一直以來都是夏綠地鎮的現實 你在鎮上的每個角落 都可以看到傑佛遜的蒙蒂塞洛莊園
(美國第三任總統故居,曾蓄奴) 他一直都在看著我們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 這就是夏綠地鎮 星期天下午2點
夏綠地鎮市議會 羞恥!羞恥! 下流! 下流! 來啊,靠近一點! 今天是我們憲政民主中令人悲傷的一天 傑森‧凱斯勒
「右派團結」主辦人 當我們無法擁有憲法第一修正案 所保障的公民自由 這才是導致理性對話和想法 崩裂的原因 然後人們才會因而使用暴力 滾開這裡 這些人是被謀殺的 這是謀殺! 他邀請那些人來 然後他們被謀殺了! 你喜歡納粹嗎? 納粹滾回家! 星期天晚上8點30分
北卡羅萊納州羅阿諾克拉皮茲市 我今天有備而來 Kel Tec P380 手槍 格洛克19半自動手槍9mm口徑 魯格LC9 也是9mm口徑 然後還有一把刀 我其實還有一把AK在袋子裡 都忘記自己帶了什麼槍 我們早就知道會遭遇反抗 我方沒有人死掉 我會說這是對我們的加分 我們沒有人不公義地殺死任何人 我認為是好事 我們讓對手知道 他們嚇唬不了我們 但是衝撞抗議群眾的那輛車 那是無緣無故的 那不是真的 你知道那不是真的 你有看到影片 你可以描述一下影片呈現的內容嗎? 影片看起來是有人攻擊那輛車 當那些動物再度攻擊他 他無法逃離他們 所以只好踩油門 可悲的是 我們的對手是一群愚蠢的動物 自己不注意 不會自己閃開 然後有些人就受傷了 這很不幸 所以你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合理的? 我認為非常合理 我認為我們的人在現場展現了驚人的自制力 你認為這對另類右派的下一次抗議有什麼意義? 我會說很難超越這一次的表現 但我們樂意接受挑戰 怎麼說? 很難超越? 有人死了耶 老實說,在我們對話結束之前,就會有很多人死掉 為什麼? 因為每天都有人死掉啊 不是嗎? 我不是說心臟病,我是說暴力死亡 一天到晚都有人暴力死亡對吧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一個白人國家 像那些每天互相殘殺的黑人 我們不想要這樣繼續下去 所以當我們要一個安全的家園 這些人卻反抗我們 我並不意外 這些人想要暴力 右派只是回應市場需求而已

Maurice Vega

28 Responses

  1. Watching this is mid 2019, it seems like the "jews will not replace us" crowd just want to go to angry racist summer camp to play capture the flag with walkie talkies and the failed art school dudes of Antifa are just bored sitting there with too many tattoos on the internet all day and want to have a nine inch nails concert in the streets and mosh. #healthyalternatives #healthyalt

  2. In the old days it was democrats who were racists and republicans who were not, I can't remember thought at which point that turned to republicans being racists and democrats being liberal and anti-racist

  3. Not your streets bitches! there are native Americans Streets. Get out and fuck off your countries back! Fucking brainless racists. Your all skin colors are the same as fucking pork disgusting ewww.

  4. The United States is literally known as the nation of immigrants, what the fuck are the white people going on about? If they really wanna feel like they’re at home, just send em all to Europe where their bloodline originated.

  5. in a festival of really stupid chants and counter chants, "heil cantwell" has to be the most retarded thing anyone has ever said. what, the hell, was th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